事实上,早在2016年初,河南联通VoLTE已经试商用,成为中国联通所有试点中首个完成全部测试的省份;2017年中国联通与爱立信、高通三方联合宣布在全球范围首次成功实现基于eMTC
VoLTE功能的应用演示;在“2018年中国联通合作伙伴大会暨通信信息终端交易会”上,中国联通表示VoLTE将会在今年第四季度具备网络能力。

笔者认为,VoLTE还处在起步期,不宜“棒杀”。对当事运营商中国移动而言,“百日会战”只是VoLTE网络优化的一个良好开端,VoLTE网络尽管在起始阶段还存在诸多不足,用户体验还远远不够尽善尽美,但未来前景可以预期。网络建设优化不易,且行且珍惜。

部署VoLTE的挑战并不小,对IMS网络的依赖、和设备以及其他网络的交互,端到端的网络集成和优化,包括VoLTE部署规模等多方面的挑战等,都不应该被低估。尤其是率先进行VoLTE部署和商用的运营商们,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技术尝鲜者,需要克服和完善一系列的技术不足。

责任编辑:

其次,在移动运营商致力于提供越来越快的上网速率、提升网络容量的大环境下,4G网络替代2G/3G网络是大趋势。Ovum消费者服务首席分析师CraigSkinner指出,若没有VoLTE,运营商就不得不继续对现有的2G/3G网络投入,以支持语音和短信业务。部署了VoLTE,运营商和用户可享受到的益处不仅有成本降低、还有语音通话质量提升,包括未来可增加更多的通话功能。

如此看来,三大运营商在VoLTE建设上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。其实,VoLTE的部署会给运营商的业务创新带来更多机遇,可以作为视频通话、融合通信等一系列新业务的撬板。

该网站称,一位业内人士指出,中国移动推VoLTE,是因为从4G回落2G连接太慢,且双网双待终端成本又高,导致建设和维护2G\4G网络成本身高,所以不得已才推VoLTE,并非市场用户需求所致。

这一观点值得商榷。首先,不是只有中国移动一家运营商推动VoLTE,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也将VoLTE作为重要的网络建设目标,从全球范围来看,GSMA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中,全球有超过70家运营商部署了VoLTE网络,且在部分国家运营商终端、业务生态已经较为成熟,这些运营商并非“不得已才推VoLTE”。

网上有消息称,中国移动是最早布局VoLTE,同时也是取得的成效比较大的一家。截止2017年12月,中国移动全网VoLTE用户数已超过2.5亿,VoLTE用户在4G的占比为30.9%。支持VoLTE终端已达600余款,芯片平台已达到29款。而且,中国移动的VoLTE采用纯IPv6接入。

部署VoLTE的挑战并不小,对IMS网络的依赖、和设备以及其他网络的交互,端到端的网络集成和优化,包括VoLTE部署规模等多方面的挑战等,都不应该被低估。尤其是率先进行VoLTE部署和商用的运营商们,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技术尝鲜者,需要克服和完善一系列的技术不足。

终端已经先行。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报告,2016年第三季度中国申请进网的手机产品330款,支持VoLTE解决方案258款,款型占比高达89%,同比增长86.8%,环比增长6.8%。VoLTE逐步成为4G手机基本功能配置,而双待双通方案逐步退出市场。

VoLTE布局既然有如此重要的意义,另外两大运营商,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自然不会轻易错过。

这一观点值得商榷。首先,不是只有中国移动一家运营商推动VoLTE,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也将VoLTE作为重要的网络建设目标,从全球范围来看,GSMA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中,全球有超过70家运营商部署了VoLTE网络,且在部分国家运营商终端、业务生态已经较为成熟,这些运营商并非“不得已才推VoLTE”。

对于移动宽带网络而言,VoLTE是后续演示不可缺少的技术,不仅能够为运营商提供质量更好的语音业务,同时它基于IP技术,还能带来长期的成本降低,新的收入来源。VoLTE语音更真实、自然,视频也更清晰流畅,未来可支持720P/1080P,结合融合通信业务,在体验层面能够超越现有的大部分OTT应用。

原标题:三大运营商VoLTE发展如何? 中国电信该业务试商用传出明确时间点

近日,某门户网站刊发了一篇文章,指出在VoLTE网络测试中,通话期间确实可以同时上网,但浏览网页速度较慢,打开视频几乎不太可能,“犹如回到3G时代”。该网站说,外界也对VoLTE声讨不断,认为其是运营商的鸡肋业务。

近日,51相马通信人才网
站刊发了一篇文章,指出通信领域竞争激烈,新技术、新业务的部署总会遭到业界的审视,尤其是VoLTE这类具有革命性的技术,被讨论、被质疑也属理所应当。只是在VoLTE甫商用就迎头痛批“VoLTE业务质量堪忧”,并借业内人士之口说“VoLTE并非市场用户需求所致”,给“一万点暴击”,对运营商是否有失公允?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