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苏宁等再挤买菜浪潮,而电商生鲜几乎都在亏损,跟这有关?

王女士最近开始线上买菜了。

随着生鲜电商竞争持续升级,各大电商平台纷纷推出新业务。今年1月份,美团在上海悄悄布局生鲜配送,并于3月份在北京两大居民区开始试运营,凭借着美团外卖的骑手实现快速送菜上门的服务。

前些年,随移动互联网浪潮来袭,五花八门的送餐外卖APP应用迅速崛起。不料,在竞争激烈和资本套现本质下,可谓来去匆匆,要么倒闭、要么被收购合并。一时之间,由美团外卖、饿了么、百度外卖三分天下。就在去年在百度外卖被阿里巴巴收购后,从此线上外卖就剩美团外卖和饿了么两家独大定局。作为与快餐外卖相似属性的生鲜外送,近来又重激千层浪,争夺激烈!这次又有何不同?

这要归功于“叮咚买菜”地推人员的强力推荐——小区进出门广告位上就是它的周年宣传广告,步行不出50米还会有两三位地推人员每天来发送传单,通过下单赠送鸡蛋、油盐酱醋等产品,来吸引用户注册尝鲜。

3月底,盒马新业态“盒马菜市”首家店在上海五月花广场开业。资料显示,盒马菜市是以面销为核心的菜场形式电商,位置选择在城市的社区和郊区;跟盒马标准门店不同的是,其蔬果产品都以散装形式出售,也不带有餐饮区。

图片 1

盯上“APP+菜场模式”这条新赛道的并非“叮咚买菜”一家,巨头们也在摩拳擦掌。4月下旬苏宁小店上线“苏宁菜场”,“美团买菜”从上海拓展至北京,在天通苑和北苑两大社区进行推广,“饿了么”与“叮咚买菜”战略合作,“盒马菜市”也在上海低调开业。

盒马鲜生方面表示,菜场会比标准店更小、更灵活,且专注于消费者一日三餐的食材,更亲民。目前,下一家店暂时还未定具体位置。

年初美团推出“美团买菜”;接连饿了么与估值超百亿元叮咚买菜战略合作,一起打造生鲜开放式平台。而阿里近日也在自家盒马APP又上线“平价菜场”频道,苏宁小店APP也即将上线“苏宁菜场”功能。

当你还在纠结今天叫什么外卖的时候,互联网大佬和新秀已经开始盯上了你的“菜篮子”。足不出户、躺着买菜,如今都已变成了现实。

4月初,叮咚买菜全面接入饿了么平台,饿了么将为其提供物流、售后、营销的服务。早在这之前,饿了么就已经在全国100多个城市开放了送菜业务,而和叮咚买菜合作后,将会开通全国500个城市的送菜业务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京东在线上生鲜领域,可是屡败屡战的老前辈了,贴钱补贴也一直不肯放弃生鲜。从最初7FRESH到推出京东到家,再到京东超市和专设生鲜频道,由始至终没有放弃对生鲜领域的布局。

菜篮子这门生意

想要入局的平台还有苏宁,苏宁菜场预计在4月下旬上线,先在南京的10家店试点,之后拓展全南京,最后辐射全国。此外,该行业玩家还有京东到家、小区快点、每日优鲜、U掌柜、朴朴超市等。

图片 2

“您有新的外卖订单,请注意查收。”伴随着出票机的提醒声,菜商王丽梅麻利地扯下纸质订单,开始挑选订单上的蔬菜,并将配齐的商品放在一个袋子里,等待外卖员前来取货。在这个位于上海东建路的传统菜市场内,除了大爷大妈还有一批外卖小哥。他们的衣服或提货工具上,有菜公社、菜老包、菜文基、菜先生等品牌服务商的名字。这些品牌大多是菜市场资源整合的生鲜果蔬服务商,通过将一些菜摊统一包装品牌化上线,在饿了么、美团等外卖平台上进行售卖。

图片 3

据公布数据统计,国内四千家生鲜电商里头,99%未实现盈利。那为何现在又让各大巨头卷土重来?

美团从买菜业务目前测试运营情况总结称,买菜核心用户还局限在白领人群,消费力相对比较高,消费商品特点主要是轻量化、小包装,满足2~3人规模小家庭的一日三餐需求;品质化、追求品牌;随用随买,消费时间点集中在早中晚三餐时间点,对配送的时效性要求非常高——这是一群区别于传统菜市场消费的客群。

原来这次浪潮,大部分开始采取“前置仓”概念改进仓储运营。就是按城市设立合适生鲜中心仓储点,在小区周围适当距离设立前置仓,基本保持在2公里左右的距离,然后商品由中心仓调度到前置仓,最后派送员从用户就近前置仓取货派送。据了解,前置仓模式相对于实体门店,在损耗和门店成本方面具有优势。分中心分仓模式一定程度上,也降低商品周转、损耗、运输在生鲜行业影响程度,但前提条件也是覆盖密度足够高,以便分摊运营成本。

与饿了么、美团外卖连接一线菜商进行生鲜外卖的方式不同,在菜场外的东建路上“苏宁小店”、“妙生活”等商铺陆续开业落地,这些品牌以APP+线下店面的形式,通过高密度的前置仓网络,为周边3公里提供生鲜服务。

互联网买菜俨然成为又一风口。对此,网经社旗下国内知名电商智库——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发布电商快评。

图片 4

事实上生鲜电商并非新鲜事物,早在2014年也曾兴起一波生鲜O2O热潮,但因无法盈利而大批倒闭,那么此轮买菜项目为何重获资本追捧,究竟在本质上有何区别?

生鲜电商迎来洗牌期 未来可期

无论前置仓,还是生鲜O2O,对我们用户而言,线上买菜能做到物廉价美,跟到店买菜一样快捷体验,还是比较重要。对买菜APP应用体验,网友很有代表性的一句抱怨“各式各样买菜应用,优惠券补贴一用完,就得卸载了。因为一没补贴,发现在线上自己是买不起菜的”。

作为最早投资社区团购的投资人之一,险峰旗云管理合伙人王世雨告诉第一财经,买菜应用创业热潮重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,在电商大赛道里能够做的品类已经不多了,而生鲜高频、刚需的特点,使其拥有非常广阔的想象空间,但在这一领域京东、阿里做得并不理想,这给了创业者突围的机会。从用户层面而言,网上购物习惯的养成也是原因之一,尤其是年轻妈妈一代,成为网上买菜的主力。

据网经社-电子商务研究中心《2018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》数据显示,2018年上半年生鲜电商交易规模为1051.6亿元,较2017年上半年851.4亿元,同比增长23.5%。预计2018年我国生鲜电商市场规模将达2000多亿元,可见生鲜市场将迎来蓬勃发展。

难道又是“换汤不换药”,你怎么看?

有了这样的判断,2019年1月,美团上线美团买菜APP,3月,饿了么与叮咚买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。一定程度上,饿了么在买菜领域的布局,等同于阿里新零售在生鲜领域的布局入口,同时直接对垒美团在生鲜买菜上的布局。

对此,网经社-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,根据市场分析,生鲜深受年轻消费者喜爱,并且随着中国人口数量的增加,未来生鲜电商市场具有很大潜力。从目前的生鲜市场来看,本地菜市场有时效性,超市覆盖不够密集,加上一二线城市生活节奏加快,一些居民特别是上班族,买菜难问题突出,所以买菜领域具有较大的用户需求。

借前置仓重构菜场

不过,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,生鲜行业将会迎来洗牌期。2016年开始,生鲜电商领域噩耗频传,美味七七、社区001、后厨网、许鲜网等生鲜O2O纷纷倒闭;另一方面阿里、京东等电商巨头入局,不断加码冷链物流和生鲜供应链投资,拥有全产业链资源和全渠道资源的企业将愈发具有优势,曹磊表示道。

“与2014年那波本质上的差别是供应链,上一波生鲜电商更多是代跑腿业务,而这波企业基本都是自己做供应链,自己控货。”王世雨告诉第一财经。

曹磊指出,除此之外,其实还有一个阵营为线下门店+超市到家,包括谊品生鲜、生鲜传奇、钱大妈等,这一类都是以门店的布局覆盖为核心,在此基础上来搭配到家业务,盒马也是最早做这类模式的商家品牌。其中,这些平台双方都未公开谈及彼此的合作,显然这个阵营整体还在观望中。

苏宁快消集团总裁助理鲍俊伟认为,巨头以不同的形式进军菜市场,本质上是供应链竞争。最终会体现在菜品的新鲜程度、售价以及品质保证上。“如果只是从当地的物流批发市场进货,做一个中间商倒手出货,即使短期能做补贴,长期来看是没有竞争力的。”鲍俊伟告诉第一财经。

此前,网经社-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此前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:生鲜电商4000多家入局者中,4%持平,88%亏损,且剩下的7%是巨额亏损,最终只有1%实现了盈利。

记者梳理发现,此轮买菜品牌运营模式多样,包括生鲜电商、生鲜外卖平台、社区拼购、社区生鲜店等,但本质上都在强调将仓库搬至社区附近,覆盖范围从1.5公里到3公里不等,在采购端,以城批采购、品牌供应商直供为主,或采取预售模式从源头采购。

曹磊补充,生鲜市场规模近万亿,但生鲜电商渗透率还相对很低,市场潜力仍然巨大。在此格局之下,生鲜电商行业的竞争在各个方面展开,同行之间的竞争与巨头之间的对垒愈发的激烈。

产品损耗率高、冷链物流建设落后、供应链不稳定是生鲜领域一直面临的难题。

前置仓模式成生鲜电商发展趋势?

“生鲜电商盈亏平衡周期相当长,不像一般电商三五个亿就可以盈利,没有盈利预期,一些指标无法达到,平台就拿不到钱,只有死路一条。”上海万擎商务咨询有限公司CEO鲁振旺从2014年开始调研生鲜电商,并创办抢鲜购项目,20个月以后宣布放弃。

对此,曹磊表示,新零售的核心就是线上线下的融合,结合线上购物和线下购物的优点,增强用户的购物体验,挖掘零售行业新的增长动力。

相关文章